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>方志园地
对志稿中概述写法的解析
发布时间:2017-06-07 16:53:00 

  编史修志是中国的优良传统,而时代在发展,社会在进步,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,就有一个继承与创新的问题,一些旧志的做法不一定适合新时代的要求。比如概述,虽然起源于南宋(比较公认的说法),但历代方志没有普遍设概述。上世纪80年代开创的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,对于是否设置概述,以及概述的作用、意义、写法,也曾经展开过讨论。经过探索、实践,直到1997年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才在《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》中明确作为地方志的一个体裁。为什么把概述作为志书的一个体裁,突破传统,硬性规定要求设置,这是因为旧志的一些体例不够完善,存在缺陷。

  横排门类,纵述始末,使志书能够容纳大量的资料,而且分门别类,摆放有序,各种各样的资料都有相应的地方容纳。比如烟草行业,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门类:农业种植,工业生产,商业销售,专卖管理;各个门类下面还可以再分小门类,比如工业生产又可以分为厂房建设、工艺流程、产量、企业管理、辅料等;这些小门类往下还可以再分,比如厂房建设可以分为投资、基建、设备安装、技术改造等。投资的资料放到投资档内,基建的资料放到基建档内,各自都有安生之所。资料再多都能容纳,而且秩序井然,使用也很方便。另外,同类资料放在一起,对比性强,发展变化清晰。

  但是,这样设置也有缺陷。这个缺陷就是整体性、综合性不强,缺乏宏观记述,各个门类间相互作用、相互影响、相互因果的情况显现不出来,关系不明,或是不突出。比如烟草农业种植发展了,烟叶多了,就促进烟草工业的发展,烟草工业上了大型设备,需要大量的烟叶,又反过来促进了烟草农业的发展,此外烟草商业的销售网络的搭建、发展,使销量大幅增加,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业和工业的发展,相反,也可能使烟草农业和工业萎缩。这些,在现实中是一个有机的整体。由于志书横排门类的体例,事业的整体资料被分拆在各自的门类,只看到其中的农业种植或是工业生产,要了解整个烟草行业,唯有阅读全志。为了加强和突出志书的整体性和综合性,就需要有一个凌驾于各个门类之上的概述,对各个门类的全部内容概而述之。在全志或是全篇、全章、全节,甚至到目,只要是各个横分的大大小小的门类,如有必要,都可以用来概述总体内容,彰显相互关系,使其溶为一体。那么,概述的作用就是加强和突出志书的整体性和综合性,弥补旧志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宏观不足和因果不明,而且使读者不需要读完全部内容,就有了一个大致的全面的、较为深刻的了解,可以满足快速阅读,尽快掌握主体内容的时代要求。这样设置,社会主义新方志就比旧志前进了一大步,体例更为完善,使用价值有所提升。

  要使概述起到加强和突出志书的整体性和综合性,就必须掌握正确的写法。概述的写法可以用16个字来表述:源于各篇,高于各篇,取其精华,概而述之。全志概述记述的内容是各篇的主体资料,篇概述记述的内容是全篇的主体资料,章概述等以此类推。主体资料就是最为主要的事件,概述中不需要面面俱到,而且以时为序,从上限写到下限,按照志书述而不论的原则将其大略地叙述出来,并写出各个事件相互关系、相互因果,使各篇的精华归拢为一个整体,达到凌驾于各篇之上的高度。从这个认知来看,下面志稿概述中的五类错误写法,就不能起到概述应有的作用。

  写法一:

  1990年到2005年,本行业面临的是个什么样的局面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,有什么机遇,有什么困难。

  我们采取的是什么样的措施,措施一、措施二、措施三。

  做了那些工作,工作一、工作二、工作三。

  取得了什么成绩,成绩一、成绩二、成绩三。

  出现了什么新的变化,变化一、变化二、变化三。

  最后有什么结论。

  这类概述是志稿中比较常见的工作总结或是工作报告的写法。这种写法违背了编纂志书的3个原则:

  首先把1990年到2005年糅合在一起,而不是以时为序记述,违背了志书纵述始末的原则;

  第二,按照机遇、困难、措施、工作、成绩、变化和结论来分类写,是一种分析和论述,资料成为分析和论述中的论据,丧失了资料的属性,不是主体内容,写法上违背了志书资料性的原则;

  第三,由于是分析和论述,带有强烈的主观意志,编写者的观点、主张直接写出来,违背了志书述而不论的原则。志书只是把搜集到的资料,按照一定的体例要求编写,编写后,向读者提供的依然还是资料,而不是编写者的观点、主张。概述也不例外。

  写法二:

  机构、组织与队伍:□□□□□□

  基础建设、技术装备建设:□□□□□□

  行政管理:□□□□□□

  科研、教育:□□□□□□

  党群工作、宣传:□□□□□□

  这类概述是采用分块块的方式,依照记述的门类,一个门类一个自然段,如同一个拼盘。机构、组织与队伍,基础建设,技术装备建设,行政管理,科研、教育,党群工作、宣传在志书里,构成了一个行业的各个门类,应分篇或是分章、分节记述。既然要分篇或是分章、分节记述,这些资料就缺乏综合性和整体性,而在概述里依然分自然段写各个门类,没写出综合性和整体性,宏观不足,因果不明。

  如果全志的总概述是这样写,那么,如机构、组织与队伍这个自然段,完全可以放到机构、组织与队伍篇,作为该篇的篇概述,其他各个自然段也可以放到各自的篇内作为篇概述。这种拼盘式写法,全志的总概述势必与各篇的篇概述交叉重复,造成不必要的雷同,而且没有一个地方写出真正意义上的概述。

  有些概述,虽说形式上没有分为几块,表面上不是拼盘式写法,但由于没有很好的融会贯通,综合事物没做透,各个门类事物间的相互关系没有写出来,而是简单地相互凑在一起,牵强附会,更不要说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也没有很好的达到概述应有的作用。

  有一种写法,也是分为几块,设置各自的专题,但与拼盘式有本质的区别。比如工业志,全志以各个工业行业分篇记述,而在全志总概述里,也可以不分专题,综合概而述之,也可以分轻工业、重工业来设置专题,而不是一个个具体行业分,那就是专题法。又比如财政志,有两个篇,各自记述收入与支出,而在全志总概述中,把收入与支出合为一个专题,概而述之,这样便于对比,写出相互影响、作用和因果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写法三:

  1990年全年投资1个亿;1995年全年投资2个亿,与1990年相比增加了100%;2000年全年投资4个亿,与1995年相比增加了100%,与1990年相比增加了3倍;2005年全年投资8个亿,与2000年相比增加了100%,与1995年相比增加了3倍,与1990年相比增加了7倍。

  这样的概述虽然以时为序,但有两个问题:

  一是全部都是简单的数字对比。对比是一种分析事物的方法,不是叙述事物的方法。在概述中,在一些关键地方进行适当地对比分析,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,但是,以对比分析代替叙述,不符合志书的体例要求。

  二是没有揭示和记述发展变化这些数字背后的因果,如同一个文字化的表格。对比数字,可以看出事物的量化指标的变化,也可以体现事物的某些本质,但数字只是人的行为的果,有果必有因,因和果是紧密联系的,只记述果而不记述因,只记述人的行为的果而不记述造成这个果的原因,那么,这个记述是不完整的,不完整的记述,就谈不上整体性与综合性,不管是在内文还是在概述里,都是一个缺陷。

  写法四:

  森林资源包括林业用地面积、森林面积、活立木蓄积量、森林动植物种类、湿地面积、石漠化面积、森林旅游资源等。

  联席会议是指各级政府与同级工会定期或不定期,按照一定程序组织召开,研究解决企业、职工群众和工会工作中重要问题的专门会议,是各级政府与同级工会加强联系和沟通的重要渠道。

  本章主要记述的是行业管理,包括财务管理、计划管理、人员管理、物资供给等。

  技术改造是企业发展的一件大事,关系到企业的生存。本节记述了1990年到2005年技术改造的全过程。

  这类概述的问题主要在记述内容上。这4段志稿中的概述,是用来解释某个名词,或是说明某个事物,或是说明本章的记述内容是什么,这些都不是概述应该记述的内容,也不是概述应该担负的责任。这类概述在志稿中也比较多见。前面两段为名词解释,后面两段为正文的内容简介或提要,写法上不是叙述事物,内容上也都没有起到概述正文内容,起到整体性、综合性的作用,所以都不符合志书的体例。

  写法五:

  2005年做了什么,1995年做了什么,1990年做了什么,2000年做了什么,1999年怎么样。

  这类概述中的文字是在叙述事物,但违背了志书以时为序、纵述始末的体例要求,记述时间混乱,采用倒叙、插叙的方式。志书是记述事物的历史与现状,用资料体现事物的发展变化,所以不能议论,那么,要靠资料来体现事物的发展变化,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头到尾,以时为序的写,才能使记述对象的发展变化脉络清晰。而不是以时为序的纵述始末,又不能议论,势必会造成记述上的混乱,使记述的事物,不能体现一个清晰的发展脉络,甚至不完整。发展脉络不清晰或是不完整,就谈不上概述的整体性与综合性。

  志稿中之所以出现以上几种概述写法,除不了解概述的作用、意义和没掌握概述的写法外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编写人员对总体资料缺乏透彻的了解,不能完全掌握要概述的这个行业或是这个门类的全部资料。

  记述一个地方一个行业十几年或是几十年的历史与现状的志书,少的需要几十万字的资料,多的有几百万字,而要在概述中,用一万字左右的篇幅,准确地概而述之这十几或是几十年的历史与现状,如果不是非常透彻地了解和掌握这些资料,非常熟悉这段历史,怎么可能站得高,看得清,摸得准,写得出合格的概述。哪是主体内容、重点内容,哪是精华,是不是该写的都写全了,都要清清楚楚,不能模糊。以其昏昏,焉能使人昭昭。

  (作者:贾晓霖,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。)

 

摘自《广西地方志》期刊2011年第5期

 

主办单位:忻城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:忻城县城关镇芝州一路9号 邮编:546200 联系电话:0772-5516072